【纺大故事】关爱儿童,共享晨曦——“纸鸢”志愿服务队持续10年服务听障儿童成长

时间:2019.04.12       信息来源:校团委        作者:刘菟       点击率:

编者按:讲好纺大故事,传播纺大声音。即日起,本网开辟【纺大故事】专栏,刊发师生校友践行“崇真尚美”、传递“美在纺大”精彩故事,诠释“自强不息 经天纬地”纺大精神。本期请关注:关爱儿童,共享晨曦——“纸鸢”持续10年服务听障儿童成长。

有一种生活,你没有经历过,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;有一种艰辛,你没有体会过,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;有一种快乐,你没有拥有过,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。我想这种生活便是志愿,这种艰辛便是做志愿中的“八十一难”,而这种快乐便是你在志愿途中历经千万险阻最终“取得真经”的欣喜;有一首小诗曾言“一善之功不为难,难于不懈付年年。寒霜染鬓皱纹起,热情似火力无边。”,而它所形容的便是志愿者了,他们就像微光一般渺小,但在无尽的黑夜里,微光虽小,然千万之集合,亦能照亮前路。

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纸鸢服务队取于“儿童放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。以“关爱儿童,共享晨曦”为宗旨,致力于让孩子们的童年真爱相随。关爱听障儿童的志愿活动实于2009年始,十年长跑,孜孜不倦。志愿如星空般璀璨,而在“小葵花”眼中,“纸鸢”便是那“夜空中最亮的星”。在小葵花,志愿者与孩子们从不熟悉到渐渐的离不开,小葵花的基础设施从些许落后到渐渐走上正轨,孩子们的生活从单调变得多彩,而小葵花与纸鸢的故事也正精彩延续。下面,就是他们的故事。

(“没关系,我们下次还会来的呢,你要乖啊”)

记得那天,天空有点不作美,下了一丝小雨;记得那天,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睡懒觉的星期日;记得那天,志愿者第一次见到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们。纸鸢一行人怀着期待的心情第一次去到小葵花康复中心,较远的路程有些疲惫,到了小葵花康复中心门口,小朋友们已经在门口开心地向志愿者招手迎接。

“负责的老师一个一个给我们分配孩子,分配给我的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,脸圆嘟嘟的,扎着一个小辫子,戴着两个耳蜗。第一次接触她的时候,她甚至有些抵触,我想轻轻地捏她肉肉的脸,她都扭过头去,可能是太小,可能是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,可能是不能清楚的听懂我讲话……开始我们坐下来和她一起看书,她只是盯着我手里的书,不怎么和我接触。后来我耐心的给她讲故事,教她画画折纸,她开始跟我一起折纸画画,她开始跟我一起玩耍。在两个多小时的接触后,我们准备离开,她好像明白我们要离开,她渐渐没有了笑容,放下了手中的折纸,一直用小手拉着我的衣角。当我和她告别,她拉着我不让我走,而我也舍不得离开,用轻柔的语气和她说:‘没关系,我们下次还会来的呢,你要乖啊!’

当小朋友们坐定,志愿者走出大门,小朋友们不舍地挥手告别,有的小朋友还哭了,偷偷抹眼泪。“和这群小朋友们接触的两个多小时,觉得他们真的很可爱,觉得他们与正常的孩子们没有什么特殊,觉得我们更想要陪伴他们一起快乐的成长了。”

——志愿者手记

(陪伴他们,和他们一起快乐成长)

在康复中心的孩子们当中,有一对兄弟俩,据院长介绍,哥哥已经14岁了,对于正常的孩子,14岁是正在上初中在教室好好学习的年纪,是刚开始叛逆期和父母争吵辩论的青春期,是青涩懵懂的时期。可对于14岁的哥哥来说,是仍然需要戴着耳蜗才能听清世界美妙的声音的时间,是和7岁的弟弟在康复中心待了两年的年龄。而7岁的弟弟在康复中心,也只是和哥哥在一起玩耍,很少和其他小朋友一起,哥哥在哪里弟弟就跟到哪里。据了解,这对兄弟俩家里还有一个姐姐,姐姐是完完全全的正常人,因为家里条件有限,哥哥十二岁的时候才能和5岁的弟弟一起接受治疗,可哥哥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时期。“当我第一次接触兄弟俩的时候,哥哥会跟我眼神交流,可以和我一起玩耍,可弟弟只是跟着哥哥一起,弟弟有什么需要都是通过哥哥传达给我。我想,弟弟可能是孤独吧,哥哥可能是他最信任的人啦。”

——志愿者手记

在康复中心中不仅有听障儿童,还有少数的自闭症儿童和唐氏儿,有的孩子的父母不能接受自己孩子的疾病,在放假期间也不会接孩子回家,对孩子几乎不管不顾,园长也只能多次给家长联系,家长才会提供基本的物资供应。我们需要平等地看待每一个孩子,他们是可爱的,既然来到这世界,既然我们陪伴了他们,我们就需要和他们一起快乐成长。

(“选择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然后便这样一直做下去。”)

茨维塔曾言:在与你相遇的时代,我也在与自己相遇。第一次去小葵花的志愿者们,身穿绿色会服,踏着轻快的步伐,怀揣着激动期盼之情。当然,在见到小孩子们之前,作为志愿者不可避免的会害怕不能胜任,会担心照顾不周,会忧虑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“在见到他们并在老师的分配下领着相应的小孩子们时,所有忧虑和担心便都被抛诸脑后了。老师分配给我和另一个志愿者的原本是一个可爱软萌的小女孩,扭头却发现你的志愿者不见了,你突然拽着我的手,用不太清晰的方式喊着:‘姐姐,我想要那个彩笔’。我以汉字的方式将这句普普通通的话写出来,或许屏幕前的你,觉得没有什么,而你无法想象的是他说话的可以称之为奇怪的语调,让我有一瞬间的懵头——这个小弟弟在说什么呢?我怎么不太能听懂?为什么他说话的语调如此奇怪呢?是所有的小孩子们都这样吗?一大堆问题突的一下涌入我的脑海,在回神后,通过意会我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,原来是要彩笔呀。”

“我想,所有的相遇大抵都是为未来的美好做铺垫。“选择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然后便这样一直做下去。”秉承着这样的想法,第二次我依旧带“你”,慢慢的,我开始询问你的名字,讲真的,你那蹩脚的普通话再一次让我傻眼,问了几次后,我听出你姓胡,我以为你叫胡超,后来问了老师才知道你叫胡宇畅;再后来,我开始慢慢的教你说一些询问性话语:姐姐,你能帮我拿下这个吗?姐姐,我想画这个可以吗?小胡你学的也很快,在不会的时候会对我撒娇,在不小心打到我时会用手轻轻的揉.....都说人无完人,你也是这样,小胡你最大的缺点便是爱喝水,记得第一次带你的时候你在我面前竟喝了六小碗水,后来老师说不能老让他们喝水,要控制一下。好了,小胡我又有一件事要教你嘞。

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小胡毕业了,但我由于一系列事情无法参加你的毕业典礼,我们来不及告别,这样也好,因为我们永远不告别。我想,以后怕是见不到你了吧,可惊喜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到来——过年时收到了来自小胡你的祝福:祝姐姐新年快乐!还是那蹩脚的普通话,还是我第一次见你时那蓝色的护衣,还是那个我所永远记住的小胡,很开心,以为下学期还可以带你,但后来便从老师口中得知,原来小胡你依然毕业了呀。我仍期待我们的下次重逢,我也愿你往生平安喜乐,事事有成,因为你——永远都是我的小胡,独一无二的小胡!”

——志愿者手记

(我们的习以为常,别人的不可奢望)

在与康复中心老师们的交流中,有这样一位父亲,他的智力较常人有所不足,因为孩子是聋哑人,所以他的妻子也离开了这个家,生活接连给他几个响亮的耳光,差点就要选择放弃,但是在得知可以给孩子做手术让孩子恢复正常时,他看见了生活的希望,因为智力低下,所以一般的工作他无法进行,他就去工地打工,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,手磨破了不要紧,饿了就吃几个咸菜馒头,渴了就喝点工地上的自来水,每天攒钱,为的就是能给自己的孩子做手术,让孩子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,或许……也希望他爱的人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。终于,他攒够了钱,为孩子做了手术,将孩子送到了康复中心。

在经历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后,在志愿者无数次的音节重复训练中,他学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词汇:在一次与爸爸的通话中,孩子叫出来第一声爸~爸。这声爸爸,于我们来说再轻松不过的事情,但孩子说的是如此的吃力,他很努力,孩子用尽全力记住每一个肌肉的调动,调整自己的气息。就是这一声爸爸,让一个整日埋头在工地的父亲看见了生活的希望,看到了让自己活下去的勇气!

一开始只是觉得在帮助这一个孩子,但是后来啊,后来发现或许在拯救一整个家庭!这位父亲因为居住在山东,所以无法经常来看望自己的孩子。康复中心有很多这样的孩子,被全托在康复中心,所以整个周孩子们都只会住在康复中心那一栋房子里面。

——志愿者手记

开展各类主题的活动、开设课程、组织户外踏青、辅助小葵花开展晚会,亲子活动……志愿服务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,不是一时激情,而是长久坚持,正是秉持着这个理念,纸鸢服务队用十年持之以恒的志愿精神感染了帮助过的每个孩子,圆了他们心中的梦。这是纸鸢在志愿路上所坚持的,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的信仰。正是这份坚持,纸鸢还收获了2014年“第八届洪山地区大学生志愿服务优秀团队”、2015“感动江夏最美团队”、湖北省第二届青年志愿者公益项目大赛优秀项目金奖、2017-2018学年度“青春力量 感动纺大”大学生榜样人物、2017年“江夏好人”等荣誉。

文笔停了,纸鸢故事仍在继续。纸鸢的大部分人,都在用一年的时间,做一件终生都有意义的事情。在志愿的道路上,纸鸢从未停下脚步,以后我们同样会坚定自己的步伐,矢志不渝的走下去。

投稿单位审核:段薇静        责任编辑:程鹏

下一条

新闻